正在看一部日劇『秘密』,是東野圭吾的原著。

一天,丈夫目送妻子和就讀高中的女兒出門,要回長野縣的娘家過盂蘭盆節,卻因為夜間巴士司機的疏忽而造成重大車禍,改變了他的生活。

在急診室內,只見妻子短暫醒來,渾身是傷,女兒雖無皮肉傷卻昏迷不醒。妻子在最後要求看女兒的臉,並在與女兒握手之後與世長辭,而就在那同時,女兒卻睜開了眼睛。

這是什麼狀況?   我真是佩服東野圭吾這個天才 !

其實只要把靈魂和軀體分開來想也就會明白了。在車禍事故當時,女兒其實已經死亡,她的靈魂已經不知跑到哪裡去了,只剩個軀殼睡在醫院裡;而妻子在身體受重傷之下,眼看快要死亡,卻藉著與女兒一握之下,靈魂跑到女兒的軀殼裡。

就這樣~~ 妻子死亡,女兒存活。

而實際呢?  女兒身體裡住著妻子的靈魂。

接下來的狀況呢?   我覺得很好玩啦~~ 但其實有很多狀況是值得被探討的~~

女兒回到家,見到鄰居來打招呼,很習慣性的說著慣有的客套話: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忙與照顧‧‧‧
不知情的鄰居就會覺得:這個小女孩怎麼忽然變老成了?

一不小心還會對著鄰居太太說:我家那口子如何如何‧‧‧ 
日本的太太都很閒又很會亂猜的,就會想東想西,藉著煮東西來給他們吃,趁機觀察她家裡的情況。

每天在家裡還要祭拜自己~~

這還不打緊‧‧‧
還是高中生嘛~~  要回學校上課,還得想辦法熟悉班上的同學;看到老公和學校老師有說有笑的,還會吃醋;一個做媽媽的再怎麼了解女兒,學校裡的一切也不可能知道得很清楚,這時候就需要好朋友的提醒,此時也才知道,原來女兒有一個男朋友‧‧‧

妻子的靈魂進入女兒的身體後,丈夫對妻子的感情,對女兒的感情將發生怎樣的變化?
一度體驗死亡的妻子,能否承受去揮霍女兒的人生?
曾以為失去摯愛絕望中的丈夫,能否理解妻子的苦惱?

劇情充滿了想像空間

 

前兩個禮拜,我也拜讀了東野圭吾的兩本小說『宿命』與『分身』。
真的很佩服東野圭吾寫的推理小說。他喜歡挑戰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來寫小說,每要寫一個主題時,總會先深入研究、了解再寫小說。
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、《偵探伽利略》、《白夜行》都是他很有名的作品。

no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